您现在的位置:夏麦信息门户网>社会>为离开农村老公城里买房,拿到新房钥匙他却哭着想搬回乡下(下)

为离开农村老公城里买房,拿到新房钥匙他却哭着想搬回乡下(下)

日期:2019-11-08 18:09:12    阅读次数:864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为了离开农村丈夫去城里买房子,拿到新房子的钥匙,他哭着搬回了自己的家乡(上)

“啊!”他们正要离开时,齐飞突然大叫一声,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砖,用力砸在地上的什么东西上。一次,两次,三次...直到地上的东西变了形,血从他的手上渗出。在他打碎的那块土地上,是钥匙链让他如此快乐。

他认为他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了,即使他是在这里出生和长大的。

这个想法支撑了他很长一段时间。

对齐飞来说,多少个晚上的辛苦工作,多少次孤独无助的流浪,多少年的顽强奋斗仅仅是为了两个字——离开。

离开这个贫穷而贫穷的村庄,离开这些冷漠而沉默的村民,离开这个悲伤的地方,在那里他失去了所有的脸。

当齐飞在这个城市买下他的第一栋房子时,他毫不犹豫地搬了家。

那时,他的父亲已经五十多岁了。虽然他不再像小时候那样追他了,但他仍然可以张开嘴用僵硬的脖子申斥他。

“这是你忘记的!有几美元很了不起,不是吗?你必须自己去!我和你妈妈都不会动!”

“那你可以留在这里。”齐飞对父亲的评价波动不大,因为他已经习惯了父亲的固执。

“你不为你的孩子有所成就而高兴吗?”齐飞的母亲没好气地白了妻子一眼。“我儿子没有让我失望!”

齐飞认为她妈妈会说服她爸爸一起离开,因为她妈妈总是在雨天生气。“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真烦人!等我有钱了,我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是面对儿子的邀请,他的老母亲只是摇摇头。“你爸爸和我都老了,我们哪儿也不能去!你可以走了!”当他说这话时,他母亲脸上挂着满意和宽慰的表情。

齐飞停顿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我只是告诉父母好好照顾自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当汽车到达村子的入口处时,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里面有几张面孔,虽然有些苍老,但齐飞仍然记得清清楚楚。

“全家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不,你看看这辆车!多好的空气啊!”

"没想到,这个可怜的祁家也有今天!"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嘲笑的面孔和那时一样糟糕。齐飞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一句话,不是老人越来越糟,而是坏人越来越老。

“啊……”齐飞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评论,迅速摇起车窗。他拉了拉嘴角,毫不客气地踩下油门。

他知道在他离开后,其中一个帮派肯定会给他戴上一系列的高帽子,如“白眼狼”、“装腔作势”和“忘了自己的出身”。但那又怎样?他能下车恭敬地问候他们,以换取他们同样的尊重吗?不,他们只会张着嘴,嘴里含着气说那些奇怪的话。也许他们仍然会在心底诅咒他。

齐飞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如果一个人有正常的心态,当他空闲的时候,谁会每天聚集在那里说别人的闲话?如果当别人掉进泥里时你不伸手,你为什么又要踢他?做这样一件伤害他人却无益于自己的事情真的很舒服吗?

这些人啊,面对与自己无关的人,不吝啬自己是无法忍受的。即使你不吃他的食物或不喝他的食物,他仍然会张开嘴,敲碎瓜子,嘲笑你的骨头,戳你的缺点。

齐飞永远不会忘记这些人在那个阴郁沉闷的夜晚是如何嘲笑和观看他的笑话的,以及他们是如何张开嘴说那些致命的话的。没有第一手经验,你永远也不会理解来自天空的无助和羞愧。那些公众面孔甚至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他的梦里,在他的岁月里引起了无数次窒息。

因此,当他离开这片土地时,他没有一丝留恋。

当然,这不是永不回头的告别。毕竟,这里还有他的亲戚。假期时,齐飞会回来这里。

他将带着他的家人和他的家人带着他的心去见他的父母,并在他的小院子里分享他的家人。对于父亲有意无意的愤怒,他不再过于纠结。因为他也成了父亲,多少了解他的固执。另一方面,他不喜欢这个地方并不是因为他的近亲...

他的房子不是应父母的要求重建的,而是用一个坚固的庭院稍微翻修了一下。晚饭后,他会带着零食跑进他最喜欢的家庭的院子,就像小时候一样。做父亲让他松了一口气,但他的偏好仍然很顽固。

当他遇到他喜欢的村民时,他笑得像个孩子。当他遇到他不喜欢的村民时,他会低下头四处走动。简而言之,不会有问候。

结果是,他的父亲会收到村里某个群体的另一份投诉,说齐飞很傲慢,有钱时会鄙视他们。他的父亲会生气地跟他算账,当他面对父亲的斥责时,他只是哼了一声,“是的,我只是鄙视他们。然而,这与我是否有钱无关。即使我穷得叮当响,我还是鄙视他们……”

这样的争执,自然是在父亲的咆哮中度过的...

夜晚,更深。

但是齐飞并不觉得困。记忆就像一件脱了线的毛衣。一旦被撕开,它就不能再被收集了...

他的母亲在他儿子大约三岁时去世了。

齐飞多次想起那晚。但是每次我想到它,它都是分散的碎片。夏天,蚊子、酷热、昏厥、住院、肿瘤。然而,在短短的一个月内,他的母亲去了另一个世界。

对于母亲的去世,齐飞处于恍惚状态,没有太多其他情绪,就像做梦一样。他找不到出口醒来。生老病死的人总是不得不走这条路。虽然他只有三十多岁,但他似乎对生活了如指掌。

然而,这是要走的路。更重要的是,当时他的业务遇到了瓶颈。那是他如此焦虑以致于没有精力消化这件事的时候。因此,齐飞在母亲下葬时并不感到太难过。

直到他母亲去世一个月后,当他回到老房子时,他像往常一样向院子里喊道,妈妈...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自然没有反应。他的心突然开始像刀子一样疼痛,他明白从现在起没有人会回应他的地址。

齐飞推开门,走进院子。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他觉得一切都变了。小菜园仍然是小菜园。种植在里面的蔬菜仍然充满活力,但是裂缝中的杂草开始丛生。在右手边的小厨房里,锅碗瓢盆一个接一个地摆放着,但是有些灰尘落在了它们上面。

这时,他的眼睛疼得好像马上就要流泪了。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有点失望,有点无奈,有点内疚,也有点好笑...简而言之,这种感觉说来话长。

这时,他的父亲从房子里出来了,但是一个多月后,仍然兴致勃勃的老人弯下腰来。

“回来...咳咳……”他的父亲拿着一个白色搪瓷杯子,从后面张开嘴。

“嗯!”齐飞狠狠地应了一声,硬生生把她眼里的泪水往后推了推就要滑落。他的父亲是典型的北方人。他总是教导齐飞,男人是家庭的支柱。不管他有多努力,他都不能在人们面前流泪。

“郝浩为什么没回来?”他父亲似乎什么也没注意到。

“去上学。”齐飞哑着声音开口。

“嗯。”父亲回答,然后没有出声问。

"我是来接你进城的。"齐飞深吸一口气站起来,他的脸颤抖着。当他预先假定这一点时,他的父亲会毫不犹豫地拒绝甚至大发雷霆。然而,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他的妹妹已经结婚了。他真的很担心住在这里。

“嗯。”令他惊讶的是,他父亲并没有生气,而是平静地接受了他的安排。

听到父亲的回答,齐飞松了一口气。说实话,没有母亲的调整,他真的不知道如何与父亲沟通。幸运的是,他做到了。

最后,一对父子在院子里沉默不语。一股凉爽的东风吹过院子,留下了更加凄凉的景象。似乎没有女主人,连风都不愿意留在这里。这个小庭院似乎也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父亲在城市的生活并不令人满意,但齐飞确实看到了。他早就习惯了那个村庄的缓慢和平静,他真的很难接受这个城市的烦恼和陌生。他不能玩那些信息复杂的手机游戏,跳着欢快的方舞。他唯一的希望是孙子放学回来时的声音。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疲惫的脸上才会绽放出难得的笑容。

但是齐飞别无选择。他不仅是一个儿子,也是一个父亲和丈夫。他也想保护他的妻子和孩子。他不能放弃他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陪他的父亲。但是把他一个人留在村子里是不现实的。当他母亲在那里的时候,他照顾他所有的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现在没有母亲,他几乎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就像他再也找不到他的母亲一样,他的父亲也永远找不到和他亲近的妻子...

幸运的是,齐飞的妻子是一个非常体贴的女人。虽然她没有花太多时间和公公婆婆在一起,但她是那个和齐飞相处不好的人。齐飞不容易让她看在眼里,自然也不会挑亲家什么的。既然婆婆已经不在了,她就尽最大努力孝敬独自一人的公公。当然,这种心态也源于齐飞对岳父岳母的孝心。

婚姻可能就是这样。如果你想和谐,第一个条件是把你的心和你的心相比较,把自己推向别人。

齐飞的儿子六岁时,齐飞的父亲去世了。他母亲去世才三年。

"他死于突然的脑出血,离开时并没有遭受太多痛苦。"这是医生告诉他的。

对于这句话,齐飞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幸运。最终,他的两个最亲近的亲戚都没能活过这位60岁的老人。回想起来,他们都感觉很糟糕。在这样一个拥有先进医学的社会里,仍然有老年人无法活到60岁。

在他父亲葬礼的那天,齐飞又陷入了梦幻般的恍惚状态。像他这样年纪的人,大多数失去父母的人,都有这种错觉。他们似乎没有太深的悲伤,因为从内心深处,他们认为这个人还活着。只是长途旅行后,他会回来的。

这种感觉对于那些在远方挣扎的人来说尤其普遍。毕竟,你没有很多机会见到你最亲近的亲戚,然后潜意识里你会觉得你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毕竟,你的圈子和他们的不在同一个世界。最多,也就是说,我心里感到空虚...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难过。如果你哭着把它发泄出来就没问题了,但是如果你父母还活着的想法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当它被现实戳穿时,你的痛苦将是无法形容的。

就像现在的齐飞一样,他觉得整个人都被撕裂了。期待、眷恋、困惑、悲伤、遗憾等难以形容的情绪充斥着他的脑海,这种对父母的思念几乎吞噬了他所有的理智,他崩溃了,甚至想拉开坟墓和他们一起睡。

刺破齐飞幻想的是他年轻时想要的钥匙...

但是这一切呢?不多。他们死了,不能说,不能动,也感觉不到他的任何呼唤...

这真是一场绝望的崩溃。没有解决办法,也没有追求解决办法的希望。想到这,齐飞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想,也许只有梦才能让他得到一些依恋...

“丈夫……”当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的妻子王平的手落到了他的手上。“明天回你的家乡看看……”

齐飞一听,顿时愣住了,但什么也没回答...

第二天。

汽车一进村门,齐飞就被他的妻子叫停车,说他好久没回来了,想四处看看。

齐飞停下来,或者下了车。几年前,我妹妹和她嫁给了邻近的一个村庄,也搬到了这个城市。事实上,这里真的没有齐飞了。即使在假期,他也只要求他的小妹妹给他叔叔带礼物,再也没有回到老房子。也许这也是他逃避的一种方式...

齐飞最后一次回到这片土地是去年他父亲的阵亡将士纪念日。他们这里没有墓地。当一个人死了,他们会找一个风水大师来做一些计算,然后他们在地里埋下一个坟墓。她母亲去世后,根据计算,她被埋在邻近村庄的一片农田里。父亲去世后,她和母亲一起分享了坟墓,这也让这对老夫妇充满了回忆。

每次他举行纪念仪式,他都跑到父母的坟墓前,烧了一些纸钱,然后就离开了,没有回到村子里。

现在他回来了,出于某种原因,他突然对这个村子感到有点奇怪。他想,这就是所谓的乡愁。

时代的发展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庄。外面的信息已经短暂而忙碌,但这里仍然像一棵老树,平静而自然,不慢不慢。

一条铺满石头的小路,随风摇曳的野花,家禽叫声和炊烟缭绕的房屋。即使是少数经常发表大量评论的人也仍然不时站在那里说笑。

一群孩子冲过齐飞,嘴里喊着幼稚但毫不掩饰的话。灰尘从他身边飘过...齐飞的精神突然放松了。仿佛仍是许多年前的下午,他已经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奔向村子东端的河边。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愚弄他们的父母,然后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去河边游泳。

“哟嗬!齐飞回来了!”齐飞楞了一下,突然有人叫他一声。

齐飞转过头,半晌才认出这是村长家的儿子...在齐飞回答之前,他的妻子带他去和那些人打招呼,场面非常热闹。

这时,齐飞发现这些说话的人已经变了脸色,不再是他心中讨厌的人。只有两三个印象模糊的人坐在角落里,他们的头发有点白,一句话也没说。

看到齐飞,其中一个站起来喊道:“是老齐家的男孩!我好几年没见你了!”目光低垂,充满惊喜。

“哦,我们真老了!老了!”另外两个人也凑着头感觉,“孩子们都这么大了!我们已经几天没走太远了!”

旁边是齐飞的儿子郝浩,他正兴奋地接过长辈们交给他的油炸瓜子...

这时,齐飞的心突然受到重创。许多年前,当他父亲打他的时候,他立即看到了那个晚上。会不会是他...太敏感了?

不管事实是什么,当齐飞站在他的老房子门口时,他突然感到如释重负。困扰他多年的阴影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消失了。

齐飞深吸一口气,拿出钥匙链开门。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这座老房子的钥匙了。

“这是我上次换的锁!旧的太旧了,打不开。”这时,他的妻子从包里拿出另一把钥匙,挥了挥手。直到那时,齐飞才意识到主房间的锁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齐飞看着妻子咕哝着开锁时眼睛闪闪发光。突然,她的心坚定了。

无人居住的老房子已经衰落,但里面的东西仍然一步一步地存在,有大木头红桌子、老式大镜子、毛主席前厅的画、老式木制沙发...甚至大桌子角落里的破碗也散落着几颗他小时候玩过的玻璃球。

他眼前突然浮现出画面,重复性的母亲,不苟言笑的父亲,急切地跟着他的小妹妹...

这座破旧的老房子曾经承载着一个繁忙的四口之家...但是现在它是空的。

“哥哥,嫂子!”当一个电话从后面传来时,齐飞皱着眉头。

他转过身,原来是妹妹的家人。

"你今天为什么想回老房子吃晚饭?"小妹放下手中的塑料袋,“我累坏了!”

“烧烤,这里是最干净的!全家人刚刚聚在一起!”挨着齐飞的妻子,她笑着拍了拍齐飞的手,说道,“车里还有一些东西。我妹妹和我会得到他们!”

“哦,真的很不幸!”听到妻子这么说,齐飞的小妹站起来,对齐飞喊道,“哥,你给我好好看看我的两个淘气鬼!你姐夫自己做不到!”

“啊?哦,哦!”齐飞·冷冷看到郝好已经冲了过去,院子里三个孩子又哭又笑,瞬间热闹起来。

“哦!没关系!”齐飞还没来得及动弹,他的妹夫张达扔了一支烟。“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没有什么危险。我们坐在那边休息吧!”

“嗯。”齐飞回答,走到附近院子里的石桌旁。他们随意拍了拍灰尘,坐了下来...

手拉手的妹妹和妻子,三个淘气的孩子在玩耍,粗心的姐夫...齐飞看着面前的一切,不自觉地张开了嘴。虽然四口之家已经不在了,但仍有一个更大的家庭在继续...这是后代,这是遗产。

“爸爸,妈妈,你看到了吗?”齐飞从心底大声朗读。

他认为他将来会经常回来。事实上,他很开心。在时间的洪流中,他失去了,但也得到...

房子不是家,爱是家。现在,他有两栋房子和两个家庭。城市里的家庭与他的梦想和奋斗联系在一起,而村庄里的家庭充满了他的过去和基础。

人们最终还是希望落叶能回到他们的根部。(标题:一把钥匙,作者:十个字母。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广西快3投注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澳洲三分 香港彩投注